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cupless lingerie,新手必看

“嘿嘿,嫂子……舒服吗?”赵大头一边动,一边笑着问道。

  王雪没回答,只是张开嘴,在他肩膀上轻轻咬了一口。

  这个傻小叔子,问这话让她怎么好意思回答嘛?不过刚才王雪都感觉自己魂都快要飞升了似的,这是之前二十多年从未有过的感觉。

  这一回,王雪才真正明白,原来和男人做这种事,可以这么舒畅!不过她又看了一眼身下的赵大头。

  看这样子,好像小叔子连一点缴械投降的苗头都没有!“真是个怪物,以后哪个女人受得了……嘤嗯……啊……”王雪心里想着,身下又开始传来了阵阵舒爽的感觉。

  “嫂子,我的还肿着呢!好难受……你得帮帮我!”赵大头一边说,身子却根本停不下来。

  王雪也有点心急无奈。

  她生过孩子,当然知道男人一直这样,肯定对身体不好。

  “啊……真是个冤家,嫂子都要被你折腾死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王雪的身子却也开始迎合了起来。

  如此又过了几十分钟。

  王雪都不知道自己到了多少次的时候,总之现在趴在赵大头的身上,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了。

  “嫂子,大头要尿尿了!快……”这时,赵大头突然一吼,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赵大头瘫软在了床上,此刻他头脑前所未有的空灵,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在水潭下捡到那枚怪蛋的时候。

  而躺在赵大头身下的王雪也早就没了力气,被赵大头压在身下一动不动,脸色泛红的喘息着。

  赵大头回过神来,看着身下的王雪,恍惚间似乎忽然一切都清晰了起来。

  心底更是泛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赵大头回想着以往的记忆,就如同是站在屏幕前观看电影一样,而电影屏幕中的那个傻子就是自己?此刻的赵大头显然已经恢复正常,不再是以往癫傻的赵大头了。

  而且莫名的赵大头脑子里也多了些的东西,这些东西告诉他,小时候他在水潭中吞下的那颗怪蛋。

  这是一条成了精怪的蛟蛇的内丹,也因为这样所以赵大头从那时候变得呆傻。

  龙性本淫,凡是和龙沾上丁点关系的都脱不了这一条。

  在第一次和王雪云雨之后,赵大头才终于从癫傻的状况中解脱出来。

  “大头,你怎么?”王雪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赵大头愣愣的一声不吭,身子也一动不动,只怕出了什么事情,王雪连忙开口询道。

  和自己的小叔子发生这样的事情,王雪心底也是极难为情的,不过好在这是个傻子,不然还不得羞的钻到地缝里去。

  赵大头没有说话,反而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王雪裸露着的身体,两个人此刻还连在一起,片刻的功夫赵大头似乎又有了反应。

  “大头啊,你,你快下来。

  嫂子被你压的不舒服。

  ”赵雪自然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连忙害怕的开口说道,刚刚就已经被折腾的要死要活了,这要是再来次,王雪觉得自己非要死在床上不可。

  “哦,哦。

  ”赵大头眼睛中神色一闪,装作和以往一样的样子从王雪的身子上爬了起来。

  倒不是赵大头刻意隐瞒自己好了的事情,只不过这事本来就有些匪夷所思,再加上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好立刻跟王雪说明白。

  不过在赵大头的心底却是把眼前的王雪当做是自己要照顾的女人来看待了。

  以往那个混蛋大哥欺负打骂自己的时候,王雪没少阻拦。

  更不要说平日中对自己的照顾了。

  “你,你快回去把,身子没事了吧,早点去睡觉。

  ”看着赤裸裸的赵大头就站在那里也不说话也不懂,王雪脸上的红晕更重了,心底想着自己是着了魔,怎么就弄出这么荒唐的事情。

  王雪的话有些语无伦次,赵大头却是心领神会,傻傻一笑,然后拿起自己的衣服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王雪越是这样,反而在赵大头的眼中也就越是可爱,心底更是坚定了要照顾好王雪的念头。

  见赵大头走了,王雪这才松了一口气,可脑子里却总是忍不住的想着之前赵大头在她身子上驰骋的样子,暗暗啐了一口便急忙开始穿衣裳。

  而赵大头回到房间里,第一时间便开始回想脑子里凭空多出来的那些信息。

  蛟蛇内丹的作用不仅仅让赵大头的身体比一般人不知道好多少,还让赵大头凭空拥有了一些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的本事。

  不过按照脑海中的那些信息来说,这需要赵大头不停的和不同的女人发生关系才可以解锁,就好像是一个通关游戏一样。

  至于原理是什么赵大头也弄不清楚,只是隐晦的知道是这么回事。

  这倒是让赵大头有些头疼,不过虽然对于脑子里那些奇怪特殊的能力十分向往,赵大头到也不至于随随便便就去和别人睡觉。

  即便是不去解锁,他此刻强悍的身体和已经恢复的痴呆就已经让他十分满意了。

  最后赵大头也懒得再去想那么多,倒头便睡了过去。

  在睡梦中赵大头似乎见到了一条小蛇,这条小蛇在深山老林中不停的游走,捕猎吞食,渐渐的从一条小蛇变成了数十米的巨蟒,然后又从数十米变成了数百米的庞然大物。

  而最后,这条百米长的白色巨蟒,从赵大头记忆中的水潭中迎(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风而起,却不成想被一道从天而降的闪电劈成了焦炭。

  睡梦中的赵大头忽然从床上做了起来。

  外面的天色已经亮了,赵大头坐在床上回忆着自己梦中的东西,拿到闪电始终都在赵大头的脑海中不停的回放着。

  “去他球的,狗屁闪电,反正和老子又没有关系。

  ”赵大头恨恨的骂了一句,然后再也不顾之前做的梦,起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起来了啊大头。

  ”王雪早就已经起来了,此刻正在院子里忙着打水,看到赵大头从房间里出来,脸上挂着笑开口喊道。

  赵大头还不想让王雪知道自己已经好了的事情,便装作傻笑的模样紧紧的盯着王雪的胸。

  赵大头这到不是故意的,只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内丹的缘故还是什么,让他不自觉的就看了过去。

  他这一看不要紧,王雪的脸却刷的一下就红了,昨晚的荒唐事王雪本来就打算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可赵大头火辣辣的眼神却躲不过。

  就在王雪想要开口骂赵大头几句的时候,院子的门却忽然被人从外面撞开了。

  王雪和赵大头两人都朝着门口看去,只见一伙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就闯了进来,而王雪的脸色却又是一下子变得苍白。

  来的是人是外村的,赵大头虽然不认识,但是却也见过,以前赵铁柱还在的时候,就经常和这些人厮混。

  也正是因为这些人,赵铁柱才欠下了不少了赌债。

  这些人来赵家,显然是来要债的,要知道赵铁柱虽然人走了,可欠下的债却一分钱都没少。

  “呵呵,嫂子,铁柱欠的钱今天该还了把,这一拖都拖了有好几个月了,我们这要是再不来要,嫂子你都快要忘了把。

  ”为首的是一个看着猥琐瘦弱的男子,身后倒是跟着几个强壮的汉子,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物。

  王雪脸色难看,可站在王雪身后的赵大头却脸上神色淡然。

  猥琐瘦弱的男子叫周强,是隔壁村子的赌徒。

  周强不仅在隔壁村子臭名昭著,即便是赵铁柱村子里的人见到这个家伙都会尽量躲着走。

  

相公你好粗慢点好痛 娇躯颤抖着迎合龙头 豪门军宠儿子轻点  如果,爱,真的可以没有伤痛,你我的内心,是不是便可以不再有唏嘘感叹,即便各自一方天,也是身远心相近。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人生,总是为情所困;情深,总是为伤所中!相思的渡口,缠绵绕骨。

  有缘相识,却无缘相守,任凭残香铺满路,泪洒花笺无以顾!韶华弹指芳菲暮,身陷红尘谁人度?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如果,你已是我最深的眷恋,那我可曾是你心头的牵念?我为你凝神盼顾,情深难诉,你又为谁心存歉疚,忧思难复?  以一支素笔,画一颗玲珑心,你便是我心湖中,最美的涟漪。

  不问情缘何处?不拘君心何故,我都要以一朵花开的姿态,静守着那一隅的芬芳。

  求之不得,弃之难舍!我会用最深情的温柔,轻抚着我们灿若烟花的似水无痕,你若不弃,我便不离!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临窗听雨念君安,弦曲渐乱泪轻弹!缠绵如雾,伤感无数,如果今生有约,可否来生相依?我愿陪你万世轮回,与你红尘相伴,策马奔腾,对酒当歌,伴你共享人世繁华;两情相悦,两心相融,我愿与你绿绮传情,抚琴痴诉,用你心,换我心,许你心灵交汇,柔情似水,始知相忆深。

    独守一纸墨染,瘦笔如花;书写一段眷恋,(办公室爱爱)如痴如狂!如果世间真有神话存在,我一定要为爱谱写一段绝世传奇,然后倾尽一世深情,付尽一生所爱,携手共老,生死相依,情刻骨,爱融血,让至死不渝的真情,演绎心中最美的“爱情神话”,伴海枯石烂,随地老天荒,爱你,初心皆不改!   倘若,时光的长河里我们相遇,你正年少,而我也未曾老。

  相视一笑,就是一眼间的美,让灵犀闪烁成为一辈子的妖娆。

  这一种缘分不需言说,我懂得,且很满足,似一场云水的安暖在心里停靠。

  光阴,总是如此静美,愿,掬起情意,润泽着怀抱,八千里风月做盛殿,只为安放你对我无与伦比的好。

    所有的故事,都已经遵循流年的轨迹完好的排列,只等着岁月浅浅落笔,一些念,就此沉寂在沧海桑田的记忆里。

  那些甜蜜的给与,经过了风花雪月的洗礼,仔细想来,是最丰盈的美丽。

    若,时光转角,疲惫的思绪不得不稍做停滞,我愿,等光阴渐渐远去,心内只纯净的剩下一朵花开落过的痕迹。

  那时的我,用欢喜裹紧自己,就站在一米阳光下读你。

  读你写给岁月的诗,定然会有某种熟悉,从眼眸间流露,丝丝缕缕都将渗透出情意。

    想念一个人的感觉,就像是花间的一点清露,浅浅的滴进眼中,又深深的荡入心湖。

  那万千涟漪里的波光,承载着的情意是流经岁月的美丽。

  你若感知,我就会欣喜。

    微笑,不为收获,只为岁月让心变的深刻。

  情感,或许错过,且惜光阴之中一句懂得。

  心,载满快乐。

  爱,不是传说。

  若于三千风月里铭记,就是最美的结果。

    许久以来,早已习惯了沉静,习惯了少言寡语,习惯了以一颗寻常心,在轻轻瘦瘦的文字里入戏,只为演绎一个平平淡淡的自己。

  各种繁嚣,仿佛都在三万英尺的距离,不仰视,那无关我的心绪。

  花,开在眼里,香,息在念里,情,长久在记忆里,一抹芬芳,便可美丽了流年的期许。

     拉开窗帘,让清晨的第一缕光穿透玻璃冰冷的阻挡,亲吻着花的脸庞。

  因为有想念旖旎了夜的漫长,微笑,才会一直在心上,温暖出浅春灵动的诗行。

  将每一个句点都蘸满深情融入墨韵,经得住反复的推敲与丈量,那是写给岁月,写给你,一段最美的乐章。

    没有两片叶子是相同的,再亲近的心都会有偏差,枝节,也太过喧哗。

  如何修剪?怎样缩短?才能改变相互之间的距。

  爱,从不需要这样处心积虑的去策划,那只会让情感繁生出复杂。

  不如,暖一杯茶,独坐西窗下,细品烟火岁月,听一句天涯在远的情话。

  亦或是,温一壶酒,半盏清欢,望断红尘冷暖,看尽风里落花。

    时光,一程一程的走过,心,逐渐懂得,有时候选择静默,不是选择了一种低迷的沉寂。

  而是将某些细节都隐入寻常,然后用心来供养。

  只等得风月静美,清瘦的枝头春意盎然,又结满含苞的新蕊。

    也许,对于你来讲,我只是偶然绽放的烟火,片刻的炫目,转瞬就灰飞烟灭,碎的踪迹皆无。

  可是,对于我来说,你是无法熄灭的火种,燃烧着四野的浑荒,爱的体温旷远而热烈,是我心中不老的传奇。

  

想到这儿他看着李玲玉的背影,眼神有些变了。

  老王把儿子的这种变化看在眼中,心里暗骂李玲玉是个不安分的,这才多大一会儿工夫,就把自己儿子的魂勾走了。

  想到她回到房间会做什么,老王也连忙找了一个借口,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手机的视频,果然看到李玲玉正弯腰弓在床上。

  “好难受,王军……”李玲玉想到了王军那伟岸的身材,还有那帅气的脸庞,不自觉的把他想成了此时此刻心里面暗想的对象。

  而这一切,都被老王通过手机目睹在眼里,真没想到这个大学生这么奔放,这么快就惦记自己儿子了!当天下午,老王告诉李玲玉,说自己准备找些灵感,不仅是在女性的身体上,还有男性的身体上,他想画组合的爱情画。

  “王叔,我现在不想……”自从他在屋子里面夹着被子,喊着王军的名字,突然之间就不想再做人体模特了,主要还是想在王军的面前保持一定的形象。

  “那个灵感暂时先放一放,等下一次有机会再说,我是想让你配合,跟我儿子拍一组照片。

  ”李玲玉欣喜,王军却并不是特别的想配合,他本身为人就比较严肃,遇到摄影这方面更是肢体僵硬。

  “爸,我就不掺合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到大只要一拍照就容易肢体僵硬。

  ”“没事,我会提前给你们两个说好动作,你们两个只要按照我所说的摆好就行。

  动作僵硬,手臂能够更具流畅感。

  ”老王胡乱的说了一通,最后连威胁都用上了,这才好不容易的让王军也同意,等到两个人换好服装出来,更加觉得尴尬,因为彼此身上穿着都算是比较显露。

  老王走过去,拉着儿子的手,放在了李玲玉的腰上,然后让两个人的身体不断的靠近,头微微地后仰,让李玲玉摆出一个动人的动作。

  王军原本没有任何的想法,只是看到李玲玉此时的姿态,再加上终归是个男人,他顿时心头一热。

  李玲玉紧紧的贴在他胸膛上,老王趁着给他们两个摆动作的时候,时不时的就蹭上李玲玉,莫名觉得两个人此时把他夹在中间的这个动作,特舒畅。

  好半天,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

  “王叔,我先去换衣服了。

  ”老王看着她脸色正常,还以为她没感觉,等到她走了之后,才在她刚才坐的地板上发现了猫腻。

  老王心里知道,李玲玉是对他儿子王军心动了。

  忍不住的暗骂了一句。

  趁着李玲玉换衣服的时候,他特意过去敲门,“小玉呀!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说。

  ”说着,故意做出一副要开门的架势,李玲玉顿时有些着急,“王叔,等一下我正在换衣服呢!”说完没过多久,她急匆匆的打开门,衣衫不整的穿在身上,显得有几分凌乱。

  “王叔,找我有什么事吗?”“没什么大事,就是刚才看到地板上有水渍,怕你刚才不小心的时候,有没有崴到脚之类的。

  ”“没……没有……”提到这件事情,李玲玉就突然感觉到有一些不自在,刚才她出来的着急,贴身衣物还没来得及穿上,回到房间之后也只是随意的用纸擦拭了下,那水渍估计是她留下来的。

  “王叔,请问还有什么事吗?”“还有一点小事想要请你帮忙,我虽然喜欢摄影,但是我觉得我必须得了解被摄影人的想法,而且我拍的大部分都是女人,我也很想知道你们女人内心的想法是什么,这样有利于我拍出更好的作品。

  ”老王一本正经的解释,其实心里面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李玲玉不好一直站在门口跟他说话,只好请他先进屋,有些不安的坐在床上,双腿紧紧的并拢着。

  “王叔有什么想了解的,可以问我。

  ”经过今天的这场尴尬之后,其实她并不想跟王建国私底下再有什么接触,但是当时父亲生病的时候对方直接给她预支了5万块钱,所以为了这份工作,她也不能表现出任何不情愿。

  “是这样的,我很想知道,在你们女性看来,什么样的动作才是自己最动人的一面,能不能麻烦你摆一个给我看看。

  ”李玲玉听到他这么说,虽然有几分尴尬,但是立刻的做出了一个s形的造型。

  老王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游移,像是在打量一件完美无瑕的工艺品一样,而且随着她用力的挺直胸膛,老王陡然之间发现她还没有来得及穿里衣。

  李玲玉似乎是察觉到了男人一直紧盯着的目光,有一种紧张难耐的情绪,在她的心里面开始慢慢的滋生。

  “这个动作确实不错,但是我觉得还不够,我觉得是你还没有放开,你不妨躺在床上去,按照我说的去做。

  ”李玲玉没办法,只好按照他说的躺在床上,然后紧紧的并着腿,就害怕被他发现什么,王建国指导着她摆了好几个动作,不过似乎始终都有一些不满意。

  “我想要那种拍出的照片,一眼就能够吸引人,并且让男人看了之后,就有一种想要得到她的感觉,我总觉得你的动作很美,脸也很美,就是有一种微妙的说不出来的东西还欠缺一些。

  ”李玲玉听到这话脸颊越来越红,跟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家讨论这些问题,让她非常的不好意思,本来对方就是一个男人,再加上讨论的又是一些比较开放的事情,让她莫名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模样有点不堪。

  “王先生,你要是现在没感觉的话,不妨等过两天再讨论这件事情。

  ”“等等,我知道你欠缺的是什么,你欠缺的是你的表现感。

  现在你按照我说的去想象,你应该是有男朋友了吧,想想你的男朋友正从后面温暖的抱着你!”李玲玉按照他说的那样侧躺着,老王看了一下她在床上凹凸有致的曲线,吞咽了一下口水,“然后你想象着你的男朋友一只手揽住了你的腰,另外一只手放在你的胸口,然后掀开你的衣服……”王建国说的这些东西瞬间让李玲玉想到了前两天在宾馆跟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当时那天早上她男朋友就是这样,似乎是想到了当时的那种感觉,她顿时感觉空虚起来。

  “嗯!”一时间想的太入神,不自觉的发出了一丝声音,像是小猫咪发出的声音,那声音仿佛挠在了心头一样。

  察觉到自己出声之后,她连忙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那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不堪到了极点,竟然能够在一个老头子的面前做出这么不要脸的动作,最主要的是她还没控制住,发出了声音。

  “王先生,我觉得我有(秦桧儿子怎么死的)些累了,要不然今天就先到这里吧,等以后有时间再说!”老王虽然心里面觉得有些可惜,但是也知道事情不易操之过急,更何况他刚才说的那些话暗示的也足够多了,看到这个年轻的小姑娘,在他话语的人之下露出那样的表情,发出那样的声音,让他心里面莫名有一种快慰的感觉。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d.aspx?5340.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d.aspx?6139.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d.aspx?7803.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d.aspx?479.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d.aspx?7410.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d.aspx?4200.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d.aspx?4742.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d.aspx?7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