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nao ayukawa,新手必看

  之后不久,一个远方的朋友给我来了一个电话,平静的诉说了一段他的往事,让我颇感吃惊,但又真实的反应了人性。

    这个朋友是位刚刚步入中年的男人,和大多数中年人一样,面临事业转型,生活压力陡增的局面,上有老,下有小,不幸的是,婚姻生活也出了问题。

  当他把他的遭遇用异常平静的语气倾吐出来时,我甚至不敢相信这是他自己身上发生的事。

    他是个长期驻外的销售石油开采系统配套设备的销售人员,因为销售和维护同时要承担,所以无法照顾家庭,只好让妻子留守家中。

  在婚后的2年多时间,婚姻生活还算幸福,但在第三年的时候,出现了问题,妻子的行踪开始变的不定,开始频繁的和同事,和朋友进行各种聚会。

  后来的事情他只是模糊的的说了一些,但是可以预测到。

  他说他当时最初的想法是选择分开,但是因为各种原因,他做了妥协。

  但是不久,发现很多事并没有向他所期待的方向发展,最终结束了4年的婚姻。

  在描述这一切的时候,他反复在说:“人性经不起测试,(名人哲理故事)当你做出一次妥协,别人就会试图让你永远妥协下去。

  ”  听了这样的事情,让我再次想起了那天朋友圈信息:“不要测试,经不起考验”。

  忽然想到很多关于心不可测的事情,生活中会遇到一些“勒索”“蛮狠”“贪污”“堕落”“欺骗”等等卑劣的行为。

  每一种都是在真实的人性面前群发生的事。

  我们总是强调法律,强调道德。

  但是在赤裸裸的利益和诱惑面前,人性真的可以变得异常的丑陋。

    也是在前不久,听说了另外一件事情,很让人吃惊。

  在一个单位,两位同事因为工作原因发生了争执,老板居然直接扯住一个的衣服拉出办公室就是拳脚、恶语相加,整个空间死一般寂静。

  大家张口结舌,不知所以。

  这件事最终以一个人的离开作为了结。

     这些行为或许就是人心在关乎自身利益和需求时的一种原始行为。

  前面哪位朋友的妻子在面对纷扰的世界时,没有担负起婚姻中的角色,做了无法回头的行为。

  而这位朋友面对妻子的行为,因为绝望后产生的死心,让人心变得超乎寻常的冷漠。

  后面这位老板,因为在关乎自身利益时产生的原始冲动而变得暴戾。

  被恶语暴戾对待的这位朋友也在这样的不公下,毅然离开。

  我想这就是“试探”结果。

  婚姻中试探,那么婚姻也就没有婚姻了,职场中试探,最后只能是阳关道和独木桥。

    在生活中,大家都在为钱奔忙,钱挣得越多越好。

  挣那钱干什么(其实也挣不了多少钱,要花的钱远远大于挣得的钱)?买房子、买车子、买位子(好一点的,再买乐子、买游玩子)。

  住房、医疗、教育,哪一样不需要钱,所以千千万万的你我他裹挟进挣票子的大军中洪流里,从西到东、从北到南,来来往往,像一粒沙、一块石、一条鱼;你想不顺从,躲到一边停下来休息,不行啊!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不得不、不由自主地随波逐流,奔向前去。

  我们的时代我们的环境已经把大家推上了一条急急难跑的不归之路!  在工作中,为了迎接上级上上级部门的各种检查学习笔记、汇报材料、计划总结样样不能少。

  明知把大量的时间、精力损耗在这些花里胡哨、亮亮堂堂的面子工程上没有任何益处,即使心里不顺从不愿意,但行动上还是要紧跟大多数,别人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哪怕粘贴、复制千人一面也在所不惜,因为谁也不想成为领导或主管“肉中刺、眼中钉”的不顺从的异端异类!   在学习上,从幼儿园、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几乎所有家庭所有孩子在走这条永恒不变的路——供一个幼儿园孩子相当于供一个大学生,一年托费、餐费至少在一万元左右;进入小学中学每个孩子的书包鼓鼓囊囊的,课本、辅导资料、卷子,周考、月考、中考、末考,九九八十一难全压在稚嫩的肩头,为了成绩和升学,哪个孩子还有自由和快乐可言。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上了大学,十几万学费随后的就业工作压力如影随形。

  请问:哪个中国家庭能不顺从这种教育轨道和模式?不问对错,只问顺还是不顺?答案不言而喻,听从安排和摆布吧,除非移民或留学国外,那可不是咱普通老百姓能享受得起的!  当然,在我们的耳听目睹里也有很多的不顺从者、反其道而行之者,尤其是已经功成名就的明星大咖、各界精英、财富榜权力榜上的风流人物。

  在时代的风潮大流中做一个岿然不动的不顺从者,他们凭靠的是什么?无非是财力、权力和能力。

  而作为蝼蚁般的普通的我们,如果这三方面各有欠缺那只有顺之从之了。

  顺他者昌,逆他者亡,趋利避害是小小生命的本分所在,不为诗和远方,只为眼前的苟且而活!  我注视着窗外在风中忽闪忽闪着翅膀的一只蝴蝶思绪万分、心潮汹涌——人生如蝶,蝶如人生,在这个纷纷扰扰、变幻莫测的世界顺风还是逆风,如何把握好顺从于不顺从的“度”?如何在内心深处找到一个平衡点?听天由命、顺其自然还是与之相反抗争力拼?谁能告诉我呀?

第二天早上温喆起的十分的早,想着今天刘春杏能当他女朋友心里就乐滋滋的,见着谁都打招呼。

  路过村长家门口的时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给他两个煮鸡蛋。

  “小喆呀,这几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没机会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书家喝酒,到时候我去找你。

  ”温喆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啥,一边走着一边吃着煮鸡蛋,小日子十分滋润。

  “哟,老黑哥,这是二丫的对象呀,可真不错。

  ”温喆没走多远就听到淑芬的声音,回头一看,见二丫和赵老二领着一个小伙停在钱高强家门口,那小伙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正给刚出门的钱高强发烟呢。

  “是呀,这是俺家二丫的对象,在乡卫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这不一大早就来看我了吗。

  ”赵老二说话的声音特别大,好像就怕谁听不到似的。

  其实温喆知道他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搭理赵老(边插边做吃奶)二了,还得去卫生室找刘春杏呢。

  一想到刘春杏那对大肉球温喆就有点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马就握在手里揉上几下。

  “哟,那不是小喆吗,来来来,叔给你介绍介绍二丫的对象。

  ”刚准备走的温喆被赵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脚步,本来温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话赵老二还以为自己怕了他。

  温喆转过身子,把剩下的一个鸡蛋放进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赵老二跟前。

  二丫一见温喆就把头低了下去,一对漂亮的眼睛时不时的扫一眼温喆,不过一遇到温喆的目光马上就又躲到一边。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来的女婿,叫熊亮,在乡卫生院上班,他爸是卫生院的院长。

  ”赵老二无比得意,就好像他闺女要嫁给皇上似的。

  温喆最见不得他这幅嘴脸,真恨不得上去抽他两巴掌。

  熊亮长相倒不难看,梳了个中分头。

  只是脸上带着一股癞气,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这是谁呀?”熊亮习惯性的给温喆递了根烟,温喆接过点上了火,一边的赵老二说道:“这是我们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对了小亮,你们乡卫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让他也去你那。

  ”“叔,我们那好像不缺人,再说这事也不归我管,得问我爸。

  ”赵老二一脸得意的看着温喆,那意思很明显,你想进乡卫生院,得人家老爹同意才行。

  温喆微微一笑:“那哪天你帮我问问你爸,你那要是缺人的话就帮帮忙,把我弄进去,我还等着有人给我磕头叫爷爷呢。

  ”“行,回去我问问。

  ”一看熊亮就善于和人交际,虽然心里把温喆鄙视的够呛但脸上却不露出半点。

  温喆一听这话顿时就呵呵笑了起来,而赵老二的脸都黑的看不出人模样了。

  “就你还想去乡卫生院?去掏大粪人家都不要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

  咱走小亮,到叔家叔给你弄好吃的。

  ”说完赵老二拉着熊亮就走,熊亮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马上也就反应了过来,看了温喆一眼,冲他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

  “你这小子,嘴上就不能吃点亏,这下赵老二更记恨你了,人家那女婿的爹可是乡卫生院的院长,我看你呀,还真就别想进卫生院了。

  ”赵老二一走淑芬就说了温喆几句,温喆也不介意,心想反正赵老二早就恨他了,也不在乎这次。

  “叔,你也上村部吗?咱俩一块走吧。

  ”温喆朝一边的钱高强问了句,钱高强摇了摇头,“我得去村里的机动地看看,好像有点旱了,得找人去灌水呢。

  ”温喆摇了摇头,淑芬还想说什么他也没心思听,摇摇晃晃的朝卫生室走去。

  今天有点反常,因为每次温喆来的时候刘春杏都已经把屋子给收拾一遍了,不过温喆到卫生室的时候门是锁着的,温喆开了门,在屋里坐到八点刘春杏还是没来。

  一直到九点多温喆听到大院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出门一看,见刘春杏拉着一个男的,而那男的则不顾刘春杏的拉扯,直直的奔着卫生室走来。

  “哥,我说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用不着你管。

  ”刘春杏边拉边拽,那男的使劲的甩开她,“你做个屁的主,你是我妹子,这事就得我说的算,妈的,哪个王八小子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弄死他。

  ”这时刘春杏看到了卫生室门口的温喆,急忙朝他喊道:“温喆你快跑,我哥来打你了。

  ”说着又上前开始拉那个男的。

  温喆有些迷糊了,不明白刘春杏她哥为啥来打他,难道是因为非礼了他妹妹?不能啊,昨晚刘春杏不是和他说好了吗,说要跟家里商量他们的事,咋一转眼他哥就冲出来了。

  “小B崽子,是个男人你就别跑,在那等着我。

  ”刘小民被妹妹拉着,往前走都费劲,听到刘春杏让那小子快跑,顿时就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他要找的人了。

  “这啥情况?春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温喆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前边的刘小民已经甩开了刘春杏,直接向温喆跑来。

  “温喆快跑,我哥不同意咱们的事,要打你。

  ”温喆还没反应过来刘小民的拳头就到了眼前,嘭的一下就给温喆来了个满脸花。

  温喆被刘小民一拳打的连连后退,直到后腰顶在了桌子上才算站稳。

  “你为啥打我?”从小到大温喆还没吃过这样的亏,没想到刘春杏他哥会这么不讲理,上来就给了他一下。

  “为啥打你,你敢泡我妹子就该打。

  ”刘小民长的很壮,那拳头抡起来都呼呼带风。

  温喆左躲右闪也没躲过几下,头上和身上都挨了几拳。

  “你他妈的讲不讲理。

  ”温喆也是个好战分子,上学的时候也算是混混一流。

  见刘小民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温喆哪能站在那里让他打,顺手抄起个椅子就砸在了刘小民身上。

  刘小民没想到温喆还敢还手,悴不及防之下被温喆打到了脑袋上,血一下就流了下来,把他半边脸都染红了。

  “妈了B你敢打我?”刘小民怒不可遏,迈了一大步一胳膊肘就顶到了温喆脑门上。

  温喆被这一下顶的脑袋发晕。

  刘小民趁机一脚将他踹倒在地,皮鞋头子不住的往温喆身上踩。

  “小B崽子,让你跟我妹妹处对象,我今天踢死你。

  ”地上的温喆只是感觉脑袋一阵阵发晕,也没了反抗之力,只能任凭刘小民踢打。

  “住手,你是谁,敢在这里打人,你还有没有王法了。

  ”村委会的张会计听到声音跑了过来,见刘小民狠命的踢温喆,顿时就急了。

  “你他妈是什么东西,也敢对老子指手画脚。

  ”刘小民回身一拳就打在张会计脸上,把张会计打的“妈呀”一声,脸上的眼镜都打碎了,镜片掉了一地。

  “哥,住手,你想把他打死呀。

  ”刘春杏从门外冲了进来,哭着抱住刘小民。

  而刘小民一巴掌就打在刘春杏的肩头,刘春杏哪能禁得住他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小猛啊,你快停手吧,再打就真出人命了。

  ”村支书刘铁柱也走进了屋子,刘小民见是自己亲叔叔来了也只好停住了手,哼了一声,拉了把椅子坐了下去。

  “叔,你不知道,这小子敢打春杏的主意,我早就给她找好婆家了,是在县里包工程的,光彩礼就给了五千,这小子算什么东西,还想跟春杏处对象,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刘小民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气呼呼的说道。

  一边的刘铁柱轻轻点了点头,看了看地上的温喆,对刘小民说:“行了,打你也打了,你就先回去吧,要不然等村长来了你可能就走不了了。

  ”“钱高强?他来了敢把我咋地,这十里八村的谁不认识我刘小民,他还敢抓我呀?借他几个胆儿。

  ”这刘小民在附近一带确实是有一号,就算在乡里也比较霸道,他父母根本就管不了他,就更别说刘铁柱这个当叔叔的了。

  “谁敢在村部打人,还反了他了。

  ”得着信儿的钱高强也跑到了卫生室,见到地上躺着的温喆顿时就跑了过去。

  见温喆还活着钱高强长出了口气,随后看到了坐在那的刘小民。

  “我说刘小民,你跑到我们小钱村打人算咋回事?”钱高强虽然在说刘小民,不过口气却比较温柔,显然他也十分忌讳这个刘小民。

  “钱村长,这小子想跟我妹子处对象,我打他不对吗?”刘小民可一点都不给钱高强面子,钱高强被噎了一下,讪讪的说道:“那也不能把人给打成这样啊。

  ”“打成这样?我告诉你,这算是轻的,要是这小子再敢打我妹妹注意我就弄残了他。

  钱村长,我刘小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说到做到。

  ”说完刘小民就不再搭理钱高强,拉起地上的刘春杏就往外走。

  “走,跟我回家,别再来这破地方上班了。

  ”刚才刘春杏只顾在温喆身边哭,这会被刘小民一拉顿时就挣扎起来:“我不回去,我才不嫁给那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呢,我不回去。

  ”刘春杏哭的十分凄惨,一边的刘铁柱看着不忍,对刘小民说道:“小猛啊,现在就先别让她回去了,万一再有个好歹,你先让她在这吧,我劝劝她。

  ”“叔,今天她必须得跟我回去,她要嫁的那人下午就来我家,不回去不行。

  ”听刘小民这么一说刘铁柱也不说话了,只是叹了口气,不舍的看了一眼刘春杏。

  钱高强见自己也插不上嘴,就蹲在温喆身边掐着温喆的人中,掐了一会温喆醒了过来。

  刚才刘小民那一拳打的太重,又对他一阵猛踢,把他给弄晕过去了。

  醒过来的温喆一见刘小民拉着刘春杏往外拖,顿时一股火气就冲上了心头。

  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和头部的眩晕温喆站了起来,指着刘小民,“你他妈还是人吗?有人这么对自己妹妹的吗?”钱高强吓得赶紧去拉温喆,刘小民这货他也知道,要是真发起火来可能真会把温喆给打死。

  而温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劲,一把甩开钱高强,晃晃悠悠的朝刘小民走去。

  “小子,我看你是真想死,妈的,那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刘春杏见刘小民又要对温喆下手,一把将刘小民大腿抱住,死活都不肯撒手。

  “哥,你别打了,我跟你回去。

  ”就在卫生室里乱成一团的时候村委会里开进了一辆黑色小轿车,随即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黑衬衫的男子,其中一个朝四周扫了一眼,随即看到卫生室门口的刘铁柱,问道:“请问温喆先生是在这里吗?”刘铁柱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几个穿着黑衬衫的男人朝卫生室走了过来,刘铁柱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急忙问道:“你们找温喆干啥?”领头的男人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老板请他过去一趟。

  ”随后便不再理刘铁柱,走进卫生室。

  当看到卫生室里面的情景黑衬衫明显愣了一下,而屋里的人也都不知道这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是干什么的,也都愣住了。

  “哪位是温喆先生?”领头的黑衣男子又问了一遍,随后看到了穿着白大褂但一身是血的温喆。

  “你是温先生?”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不过温喆还是点了点头,看着摇摇晃晃的温喆黑衬衫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说道:“温先生,我们老板想请你过去一趟,你能跟我们去一下吗?”虽然黑衬衫说话十分客气,不过温喆却感觉他的意思是不去也得去。

  温喆不禁有些迷茫,不知道这几个看上去很像黑社会的人来找自己干啥。

  “走吧温先生,我们老板还在等着呢。

  ”黑衬衫也不废话,一摆手身后就过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温喆往外走。

  本来还在剑拔弩张的刘小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领头的那个黑衬衫,问道:“你们要带他去哪?我们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最好闭上你的嘴,你们的事情我没有兴趣,要是你再多嘴我不介意把你的嘴给你缝上。

  ”虽然黑衬衫的语气很是平常,不过刘小民却感觉到他如果再多嘴的话对方肯定会这么做,所以他很聪明的把嘴闭上,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温喆迷迷糊糊的被他们弄到了车上,黑衬衫一上车,汽车就发出吱吱的叫声,直奔着村委会大院外面跑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温喆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时已经到了县城。

  汽车在县城最好的宾馆丽豪门口停下,此时的温喆已经基本没事了,扫了一眼身边的黑衬衫,好奇的问道:“你们老板究竟是谁呀?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一路上温喆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这个问题,而每次得到的回答也都一样,到了就会知道。

  几个人上了电梯,温喆还是第一次坐这东西,不过他没心思兴奋,脑袋里一直都在想着究竟是什么人要见他。

  电梯一直到了顶楼才停下,温喆跟着几个黑衬衫来到一个房间门口,领头的黑衬衫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人说进来才慢慢的将门推开。

  “老板,您找的人我们带到了。

  ”屋里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长的白白净净,而且还带了个金丝眼镜,好像很有文化的样子。

  “行了,你们出去吧,我和温先生谈谈。

  ”几个黑衬衫退了出去,温喆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对方朝他笑了笑,轻声说道:“用这种方式见面我很抱歉,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请温先生原谅。

  温先生也不必知道我是谁,我只想请温先生给我看看病,若是温先生能够把我治好的话那报酬随你开,多少都行。

  ”听对方说要他看病温喆咧了咧嘴,一屁股坐在面前的沙发上。

  本来他就被唐猛揍的不轻,现在身上还疼着呢,老站着也受不了。

  既然有求与自己那就没什么事了,温喆还以为他们要干什么呢。

  金丝眼镜笑呵呵的看着温喆,完全不在意他脏兮兮的样子。

  斯文的从雪茄盒里拿出根雪茄,又用雪茄剪剪掉封口,随后拿起打火机在雪茄上烤了几遍,将雪茄递到温喆手中。

  “温先生,尝尝这个,巴西的雪茄。

  ”温喆也不客气,接过来点上火吸了一口,顿时就咳嗽了一声。

  金丝眼镜只是微微一笑:“第一次吸不要那么大口,会呛着的。

  ”

“林老师给的?”我扭头冲着林老师装傻问道:“老师,你这个牛奶在哪里买的啊,我还想喝,能不能卖点给我啊。

  ”“不卖。

  ”林老师急促的说了一声,然后急匆匆离去。

  看着林老师羞怯的模样,我真想多喝几口。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机会。

  “你还在想林老师吗?”周月茹有些吃味,她掐了我一把,我痛呼了一声。

  “疼。

  ”周月茹自知过抓的重了一些,又小意在掐肿了的地方揉了揉。

  “周班导,你看我有机会跟林老师一起…?”周月茹红唇亲了过来:“林老师有家庭的,而且夫妻刚有小孩,两人很恩爱哪。

  ”我明白她的意思,大为遗憾,打起精神对付起周月茹,颇有些发泄不满的意思……时间过了一个礼拜,学校的新生舞会广场终于布置完毕,周月茹也摆脱了每晚晚回家的厄运。

  虽然她的晚回来,每天都在给我和姐姐制造机会,但依旧没有攻克姐姐。

  两大美女的共同服侍的愿望,使我一直在努力坚持。

  这一天周月茹穿着一袭半透明的粉色星点晚礼服,纤细的胳膊,优美动人的线(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条,紧绷的双腿,这些都让人目眩神迷。

  简直能把人的魂魄给勾了去。

  她挽着我的手臂,我沿途收获了一个个雄性生物妒忌羡慕的眼神。

  我这是成了男人公敌了吗?虽然我没开口,但是心里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今天月茹姐是不是很给你长面子啊。

  ”周月茹笑如狐媚,她勾了勾我的下巴,吐气如兰。

  我在她耳边悄悄说道:“感受到了吗,这就是我的回答。

  ”周月茹轻咬下红唇,居然在几百人的舞会会场掏了一把,我连忙咳嗽了一声。

  “呀。

  ”一声娇呼。

  我循声看去,顿时楞住了。

  在眼前的是林舞月老师,她此时穿着一身轻柔如烟的纱网晚礼服,那长年跳舞的身躯,虽娇柔却十分有韧性,充满了协调感。

  她背着光看不清长相,但却我误认为是置身在朦胧烟雾中的仙女。

  这一眼看得我有点呆了,简直太美了。

  林舞月和周月茹完全是两种类型,一个能让你心中火焰熊熊,疯狂进军的小妖精。

  一个是能让你轻柔爱抚,细细与她缠绵悱恻的女人。

  这种人分不清高下,但我从现在开始知道:我想要林舞月成为我的女人。

  “你们…这里人多哪,胆太大了。

  ”林老师看着我,白嫩的脸庞上浮起两朵红云。

  我下意识伸手要抓林老师的皓白的手臂…我下意识伸手要抓林老师的皓白的手臂,还有没碰到她,就被一只肥手打落。

  “舞月老师,原来你在这边啊。

  ”先前在办公室企图非礼周月茹的贾主任,挺着一个大肚腩站在旁边。

  他居然是林舞月的舞伴。

  贾主任人品有问题,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色狼。

  可林老师居然答应了他做舞伴,这让我有些不解。

  音乐响起,是一首舒缓的曲子。

  我牵着的周月茹白嫩的手掌走入舞池,一手握住她的腰,往怀里狠狠一拉。

  紧致温热的躯体,瞬间倒在我怀里。

  周月茹“嘤咛”一声,仰头看着我,眼波闪烁。

  我们两人随着音乐缓缓移动脚步,她略有似无的挑逗着我。

  周月茹就算是在跳舞的时候,还是那般火辣。

  “弟弟,姐姐的舞步是不是很厉害。

  ”周月茹转身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厉害,厉害。

  ”我报复性的狠狠踩了她几下,惹得她连连皱眉,对我又掐又捏。

  在这时,我的眼睛的余光看见了林舞月老师和贾主任两人。

  贾主任小眼睛中满是兴奋。

  他此时将手伸到了林舞月的身上,居然硬要将林老师拉到自己怀里,他还撅着厚黑的嘴唇要亲林老师。

  林舞月老师脸上露出尴尬,极力抗拒。

  可她怎么会是贾主任的对手,挣扎了几下都没有挣脱,气的呼吸都急促了一些。

  “月茹姐,如果那天在办公室我没及时赶到,你是不是也跟林老师一样?”我问了一句。

  周月茹瞧了我一眼,巧笑道:“走吧,给你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

  ”我和周月茹两人,移动舞步向着贾主任和林老师的方向走去。

  林老师看到我跟周月茹后,虽不敢喊,但眼中明显露出求救信号。

  “贾主任,我们换一下舞伴。

  ”我见缝插针一下子挑开了贾主任在林舞月老师身上的手,将林舞月接了过来。

  贾主任还没有反应过来,周月茹就牵上了他的手。

  林舞月一牵上我的手,立马长吁了一口气,感激的说道:“谢谢你大明,怪不得所有女老师都不肯跟贾主任搭伴儿。

  ”“英雄救美,应该的嘛。

  ”我一手搂着林老师柔弱无骨的纤腰,一手轻轻捏了捏一下林老师那葱白纤细手掌。

  她的脸一下变的粉扑扑的:“别乱说,我都已经结婚了。

  ”“可结婚了就不代表会变丑啊。

  ”我十分肯定地说着:“林老师虽然不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可是却是我见过最有气质,最像仙子的女人了。

  ”“你的嘴可真花。

  ”林老师似嗔非嗔的瞟了我一眼。

  我情不自禁的将林老师往怀里一拉,我们两的肚子立马就贴在了一块,这时我闻到了一股馥郁芬芳的香味。

  这味道让我深深吸了一口:“好浓的奶香啊。

  ”林舞月老师脸上唰的一下,飘上了两朵红云:“你乱说什么啊。

  ”她另一只在我背后的手掌,掐了我一下。

  我吃疼的叫出声。

  林老师慌了,显然不知道我会这么疼,那手掌急忙在我背后抚摸起来,口里轻轻说道:“不疼,呼呼…不疼哈。

  ”感情林老师把我当成了小孩子,我不禁失笑,搂着她腰肢的手掌游走着。

  先前还可望而不可及的林老师,此时就在我的怀里了。

  林老师颤抖了一下,舞步连连出错。

  林老师的脸颊红彤彤的,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苹果,她嗫喏的说了一句:“大…大明…你的那个…”我将头伸到她的耳边,闻着她的发香调笑道:“哪个啊,林老师。

  ”“你那…那个…”林老师羞红了脸,垂着头不敢看我。

  “老师,你长得这么漂亮,而且身材这么好,是个男人都会喜欢你的。

  ”我嘴上满是歉意的说着,心中却乐开了花。

  林老师细弱蚊声的“哦。

  ”了一声,听声音居然有压抑喘息的意思,而且没有反抗离开的势头。

  音乐继续响着,我带着林老师,她的身躯紧贴着我,匀称的躯体随着移动在我身上不断的摩擦。

  这感觉实在太棒了。

  我一个跨步,手掌撑住林老师后背,将她向后仰去。

  她叫了一声:“大…大明。

  ”林老师迷离的看了我一眼,那一双眼中居然泛起了一丝丝晶莹的波澜。

  明显能看出眼神内的那一汪春水。

  林老师有感觉了。

  我将她拉了回来,想要吻她。

  林老师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缩了缩脖子。

  我知道经过刚才贾老师那猴急的一幕,现在的林老师决不能太急切。

  音乐没停,人群没散。

  此时我几乎是将林舞月老师抱在了怀里,林老师全身的一切,在这一次跳舞之中,我已经和她进了一步了。

  “大…大明。

  ”林老师,将下巴撑在我的肩头,吐气如兰的说道我紧紧环抱着林老师,带着她继续遵循音乐的节奏舞蹈。

  林舞月从小学习舞蹈,自然知道我所做的事情,似乎是有些感动,将下巴靠在我肩膀上。

  等到音乐停歇,我反应过来后,林老师已落荒而逃。

  她匆匆离开前的羞怯懊恼神情,让我有些神迷却又有些后悔。

  我刚才的行为,跟贾主任有什么区别?都是色狼行径。

  我在舞会上四处游荡寻找,想跟她道歉,但却没有看到林老师,反而找到了周月茹。

  她此时一个人坐着,娇好的身躯彰显出无尽的弹力和极致的曲线。

  它们仿佛在无声的告诉所有男人。

  把你的手掌伸过来吧。

  我走了过去,开口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贾主任哪?”我拿起一杯啤酒灌了一口。

  周月茹脸颊上有两朵红云,似醉非醉冲我隔空亲了一下,说道:“那贾主任,真是好不老实,刚才居然想占我便宜。

  ”“然后呢。

  ”我在她身上狠狠捏了一下,眼神打量着她,想看出周月茹是不是被那老色狼占了便宜。

  周月茹“呀”了一声,正了正身体。

  她伸出食指勾着我的下巴:“怎么,吃醋了吗?”见我认真的看着她,她又说:“那老色狼一起心思,就被我叫了一群班上男同学灌他。

  ”“哝。

  ”周月茹转身靠在我怀里,葱白的食指一指前方。

  我只看见了五六个班上男同学,此时正抱着酒瓶子呼呼大睡,哪里有贾主任的身影。

  “不见了。

  ”周月茹嘟着晶莹红唇,脸上十分委屈。

  她一只手伸到后边来,借着我们两人身子阻隔他人视线,小声道:“刚才真的在那的。

  ”“嗯,我相信你。

  ”我眯着眼睛,心里的火气也消不下去,于是连忙拉着周月茹往小树林那里钻去。

    这是我们学校的小情侣都喜欢去的地方。

  一到了天黑,这里面就会藏着无数的野鸳鸯在里面幽会。

    我拉她来这里干什么,周月茹自然心知肚明。

  她那张红扑扑的小脸也许是被酒精刺激到了,显的更加抚媚诱人,眼睛里面都能滴出水来。

  看的我心绪跳动,狠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惹的她咯咯笑着。

  我将她靠在树干上,晚礼服推到腰间,抬起她的大腿。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有人给她发了微信,我看都不看直接将她手机丢掉。

  我很讨厌办事的时候有人发短信打扰。

  “等等,好像是林老师发来了,我瞧一眼。

  ”周月茹放下腿要去捡手机,被我拉了回来。

  重重挤压在树干上,两个身体紧紧贴住。

  周月茹轻咬了一下我耳垂,吐出热气温言道:“你先等等,我刚好像看到的是“救命”两个字。

  ”我怀疑的撇了一下她,但还是将周月茹放开,她一捡起手机,果然上面是救命两个字。

  而且还发了一个微信定位。

  “林老师出事了!”周月茹神色肃然,我们打开导航看了下区域,位置就在我们所在的这片小森林。

  但无法清晰定位在哪里。

  这小森林太过偏僻太过特殊,就算别人就算是听到了什么凄厉惨叫,也只会心一笑:两人玩的太猛了。

  完全不会考虑到,是不是强迫或者是不是有生命危险。

  周月茹急得团团转,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这几天确实是突飞猛进,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

  手机中的微信再次响了起来。

  一看上面写着“贾主任”三个字,这下我什么都清楚了。

  这贾主任是酒壮怂人胆,打算胡来了。

  “林…”周月茹只能向前走着,刚打算喊出声,就被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别乱喊。

  ”周月茹这时候反应过来,还得顾忌一下林舞月的名声。

  “贾主任,你在哪!”我将手掌放在最边喊出去,声音洪厚中气十足,一声出去能在这小森林中传出老远。

  贾主任的名声?那是什么玩意。

  周月茹学着我不断边走边叫。

  小森林内好几对野鸳鸯被我们这么一叫,来不及穿好衣物,只得神色匆匆的走掉。

  “贾主任,你在哪!”这六个字一直回荡在小森林中,我敢保证,只要贾主任不出现,那么我肯定会一直喊下去。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我终于听到了一声怒气冲冲的声音:“谁啊,谁啊!找老子干什么!!!”我跟周月茹两人对视一眼,迅速向着那声音的来源跑去。

  没想到贾主任跟周玉茹离我也就只有二十多米,一到那边,我就见到贾主任一张通红的脸怒气冲冲。

  小眼睛迷迷瞪瞪,显然就是一副醉酒的模样,他叉着腰说话:“你这臭小子有什么事情找我。

  ”我走过去,见林老师虽然衣服沾了些草屑和泥土,但还算完整没有受到伤害。

  我这才转身笑嘻嘻的对着贾主任说道:“主任,你家黄脸婆喊你回家吃饭。

  ”“你…”主任一时气结,说不出话。

  原本通红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似乎是知道自己并不有利,指了指我甩下一句“你给我小心点。

  ”的场面话,离开了。

  我看着贾主任独自一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沉沉阴影中后,这才转过身来,林老师脸上垂泪,就像一只可怜的小雀,靠在周月茹身上。

  这副我见有怜的可怜模样,让我想把她拥进怀中冲动。

  “林老师,你没事吧。

  ”我开口问道。

  林老师靠在周月茹身上,轻轻摇了摇头抽搭两下轻声说道:“没事。

  ”我隐隐有些蛋疼,这怎么都不像是没事的模样。

  我看向周月茹,周月茹这才噗嗤一声笑了:“贾主任是成也酒精,败也酒精。

  ”她一通解释后,我这才明白。

  贾主任喝了酒壮了胆,把林老师骗到了小森林,但关键时候,却因为酒精…他起不来。

  我哈哈笑了。

  突然鼻子间又闻到了一股馥郁的香味,我咽了咽口水,想起了在医务室周月茹递给我的那杯牛奶,那叫一个香甜,醇厚。

    我心里顿时蠢蠢欲动起来。

  我的内心蠢蠢欲动起来。

  没等我开口说话,周月茹居然一把就将林舞月老师推给了我,让我抱了个柔香大满怀。

  知我者,莫过周月茹啊。

  林老师不解的看着周月茹,周月茹呸了一下:“你脚崴了,难道你还指望我背着你出去?就我这细胳膊,细腿的?”“你脚崴了?”林老师点了点头。

  我脱下西装外套,穿着衬衫蹲下,将林老师背了起来。

  林老师一上背,我顿时暗喜,这外套脱的好。

  她身上的晚礼服本就薄如轻纱,一层套一层,才不至于露光。

  而我身上的衬衫也是薄薄一层。

  那美妙的触感,让我心中一阵兴奋。

  双手捧住林老师瘦弱的身子,将她往上掂了一下,她轻呼一声,显然有些害怕。

  我立马将手穿过她的小腿,扣在自己腹部。

  这个绅士举动,让林老师长吁了一口气。

  温热的气吹在我耳垂,有点发痒。

  此时周月茹在前面引路,她那性感的身躯在前方一扭一扭的,可我没心情欣赏。

  我全身心都在背上温婉可人的林舞月身上。

  “对不起,林老师。

  ”我突然开口。

  林老师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刚才…刚才跳舞,我不该对你那样子,我控制不住,对不起。

  ”我包含歉意的开口。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b.aspx?2882.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b.aspx?6134.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b.aspx?6393.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b.aspx?4381.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b.aspx?314.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b.aspx?7254.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b.aspx?7474.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silicone-bracelets.com/twb.aspx?4164.html